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市场
揭秘活熊取胆产业链:高质量熊胆粉销售额超4亿
来源:网络整理 2017-12-01 14:49

记者_徐卓君 北京报道 图片提供_亚洲动物基金

记者_徐卓君 北京报道 图片提供_亚洲动物基金


  熊胆到底有没有药用?如果有,为何其替代品迟迟无法上市?归真堂活熊取胆背后,到底有多少利益?中科院动物所研究员汪松认为,正是中国特有的野生动物的产业化,才导致野生动物保护这么难。

  亚洲动物基金的外事总监张小海前所未有地忙了起来。今年2月以来,他每天几乎只能睡三五个小时,时间都用于与数不清的媒体见面,和归真堂、中药协会激辩活熊取胆的残忍以及熊胆的替代性。14年来,这个动物保护组织都在为救助黑熊而努力。

  这一次,他们的靶子是福建归真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后者自2009年以来一直谋求在创业板上市,募集更多的资金,用于“年产4000公斤熊胆粉”和“年存栏黑熊1200头”。

  2011年年初,归真堂上市申请第一次被披露就引起一场纷争,政协委员张抗抗在当年召开的两会上提交过抵制活熊取胆的提案;一年之后,再次谋求上市的举动引起一场更大的地震——除了72个投书证监会阻击养熊大户归真堂上市的社会名流,还有数以百万计的公众,在各大门户网站的民意调查中,超过90%的网友反对活熊取胆。

  对动物保护组织而言,阻击归真堂的上市,并不是他们的终极目标,他们希望永久地终止活熊取胆这一产业。张小海甚至乐观地认为,这也许是给“活熊取胆”的最后一击。

  谜一样的养熊业

  1980年代,中国从朝鲜引进活熊取胆技术后,养熊业变得富庶而神秘。所谓活熊取胆,是在活着的黑熊身上插上一根管子,持续不断地从它的胆囊内抽取胆汁,以替代一次性的杀熊取胆,满足对熊胆的各种需求——从最低级的中成药原料、注射剂到熊胆粉礼品。

  动物保护组织口中的养熊业和归真堂、中药协会口中的活熊取胆似乎是两个世界。一个是地狱,狭小的铁笼子、永不愈合的伤口、移位的内脏器官,甚至还有生锈的铁马甲;一个是天堂,黑熊喝着最喜欢的蜂蜜牛奶,取胆就像开自来水管一样简单无痛,取胆过后还能痛痛快快地出去玩。

  大门紧闭的养熊场有极其正当的理由——国家林业局的规定,极少有人能窥得其中一二。

  公众对活熊取胆最初的印象来自于流传在网络上的图片和视频,在这些图片和视频中,黑熊无一例外地被关在狭小的铁笼子里,被铁质的马甲紧紧地束缚住,腹部裸露着一个几近溃烂的伤口,插入一根透明的或金属的引流管,流淌着黄色的胆汁。不出意外,这些黑熊将持续地被抽取胆汁,直至死去。

  见过这些图片和视频的网友们都将活熊取胆视为一种持续的酷刑,“惨绝人寰”。就连一贯支持养熊业的中药协会也承认,这是“残忍”的。

  但无论是归真堂、中药协会还是政府主管部门国家林业局,都把这种残忍归因于上个世纪。归真堂就声称公司主营的活熊取胆是采用“无管引流”技术。

  根据国家林业局的说法,中国现阶段“养熊取胆”技术和条件与过去二三十年相比,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改进——比如,“自体造管引流”和无痛操作等。

  所谓无管引流,是通过外科手术,在熊的腹部制造一个永久的伤口,利用熊的软组织造一根引流管,把腹部、胆囊和外界连通,每天两次,熊场的工作人员会通过黑熊腹部的伤口将一根金属漏管插入熊腹部的伤口,取得胆汁。

  中药协会更是认为,这种技术是“无痛”的,对黑熊的健康没有影响。那些经过“批准”的、国家政府部门、中药协会和部分研究机构的来访者,在参观过熊场之后大多都表示认同。

  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高学敏声称,他在熊场没有看到动物的痛苦或者疼痛呻吟的吼叫。中药协会会长房书亭更认为,取胆熊“没有异样”、“很舒服”。

  归真堂也发起了反击,它通过曾给蒙牛、双汇做过危机公关的世纪隆华公关公司,邀请媒体、持异议人士分别在2月22日、2月24日参观养熊场,但未得到各界友善回应,动物保护组织质疑归真堂有可能把参观的熊场弄成一个“样板间”。

  根据多名记者的暗访,黑熊的境况不像有人参观时的待遇那么好。曾在吉林、黑龙江和山东暗访过熊场的记者潘滨认为,养殖厂的熊非常痛苦,都被关在狭窄的笼子里面,不断做摇摆运动。

  《法制中国》记者李明露说,在延边暗访的近十家养熊场后发现,仍然有黑熊穿着重达几十斤的铁衣,甚至无法完成简单的趴下这个动作。



民银头条 更多

郑伊健分享养颜秘诀 周秀娜否认恋富二代,郑伊健... [详细]

国际财讯 更多

17日是世界肿瘤日,预防肿瘤很重要。在癌症多发的当下,一些抗癌防癌产品也... [详细]

新财经 更多

中国网财经曾发表《新三板创新层首次洗牌倒计时:保层大战硝烟渐起》一文,... [详细]

网金融 更多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